大股东逾2亿元劣后级份额被冻结 汇源通信股东纷

日前,汇源通信公告称,公司收到控股股东广州蕙富骐骥投资合伙企业《告知函》,该函件称,蕙富骐骥背后的劣后级出资方珠海横琴泓沛股权投资基金2.035亿元劣后级份额被司法冻结。

每经记者 朱万平每经编辑 赵桥

汇源通信大股东的麻烦不断,最新遭遇诉讼劣后级份额被冻结。

6月22日晚间,汇源通信(000586,SZ)公告称,公司于当日收到控股股东广州蕙富骐骥投资合伙企业(以下简称蕙富骐骥)《告知函》,该函件称,蕙富骐骥背后的劣后级出资方珠海横琴泓沛股权投资基金(以下简称珠海泓沛)2.035亿元劣后级份额被司法冻结。

该事件源于珠海泓沛与北京鼎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北京鼎耘科技)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。后者于今年6月12日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,而北京鼎耘科技此前从未出现于汇源通信公告上。而此前,汇源通信大股东内部纷争不断,此次又现新玩家?

汇源通信办公地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

借款纠纷引发官司

汇源通信公告称,蕙富骐骥于6月22日收到深圳平安大华汇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平安大华)发来的邮件,后者收到法院发出的《民事裁定书》及《协助执行通知书》,因珠海泓沛与北京鼎耘科技间的借款纠纷,珠海泓沛所拥有的劣后级份额被冻结。

《协助执行通知书》显示,即日起,禁止平安大华向珠海泓沛支付其在相关资管计划B级份额;在该资管计划清算后,前述全部本金及损益支付给法院(限额为2.17亿元)。

该事件会否对上市公司控制权产生影响?6月24日晚间,汇源通信董秘张轩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称,以公告为准。

珠海泓沛与北京鼎耘科技的具体借款协议内容为何,目前暂不清楚。不过双方间的诉讼,似乎和李红星有着很大的关系。

工商信息显示,北京鼎耘科技成立于今年1月底,李红星目前为北京鼎耘科技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和股东。而珠海泓沛的执行事务合伙人(GP)为北京鸿晓,在1个多月前,北京鸿晓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也是李红星。

李红星此前还拟入主汇源通信。去年11月,汇源通信公告称,北京鸿晓以100万元受让股份,并担任蕙富骐骥的执行事务合伙人,从而获得实控权,汇源通信实控人也将变更为李红星。但该方案遭到了珠海泓沛的部分合伙人的强烈反对而失败。

记者发现,目前李红星已不再担任北京鸿晓法定代表人。工商资料显示,今年5月,李红星和韩笑分别将所持70%和30%股权转让给毕然,毕然成为公司唯一的股东和法定代表人。

6月24日下午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多次致电李红星,但未能获得回应。

李红星是北京鼎耘科技的法定代表人,但并不是公司的大股东。北京鼎耘科技第一大股东为嘉华东方控股(集团)有限公司,其持有公司57.14%的股权,而嘉华东方控股为万通地产(600246,SH)的第一大股东。

资本暗战谁的汇源通信?

目前汇源通信局势颇为复杂。汇垠澳丰(蕙富骐骥执行事务合作人)欲摆脱通道方的角色,主导公司重组事宜,但其他股东不一定乐见于此。有熟悉汇源通信的市场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。

实际上,汇源通信中小股东对于汇垠澳丰方面的不满早已是公开的秘密。今年5月17日,汇源通信召开年度股东大会,多项议案遭到否决。在关于修订《股东大会议事规则》的议案,有高达4192.69万股的反对票,超出第一大股东蕙富骐骥持股数。其中,3225.46万股为5%以下中小股东所投。

汇源通信此前回复深交所称:部分股东认为公司董事会对资产重组事项不积极推进,侵害中小股东利益,以投反对票方式表达不满;对大股东承诺履行不满意。

今年6月汇源通信董事会换届,重组推进不力、股价连连下跌、中小股东怨声四起境地下,汇垠澳丰换下原董事长罗劲、原董事夏南,提名新面孔何波、黎雯担任非独立董事候选人。但最终,何波、黎雯是4名非独立董事候选人(4选3)中获票数最少的两人,何波因比黎雯多一票而当选。何波和黎雯获得中小投资者票数更是少得可怜,只有2票和3票。

反而,汇源通信第五大股东、持股4.04%的杨宁恩提名张锦灿以黑马姿态,挤掉黎雯顺利当选公司董事。张锦灿获得了6139.8万票,远超杨宁恩782.1万股的持股数,其中张锦灿获得了3238.11万股中小投资者的投票。显然,张锦灿获得多名前10大股东的支持。

近日,深交所也问询汇源通信前10大股东间是否存在一致行动或关联关系。汇源通信6月22日回复称,前10大股东回复称,均不存在一致行动或关联关系。